主页 > 社会 > 正文

退役不褪色 防疫显大爱 ------记无锡市梅村街道退役军人王友金、王昱昊父子

2020-02-10 17:39
中国·衡阳建设信息网:

在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发生后,有个群体,始终活跃在疫情防控第一线;他们,放下“小爱”,担纲“大爱”;他们,搁下亲情,防控疫情;他们,发扬军队那种不怕艰难、顽强作战的忘我精神,冲锋在前,加班加点地奋战在防控疫情阻击战的前沿阵地,用行动释诠全心全意为人民的军人本色;他们,有一个同样的名字:“退役军人”。

王友金,江苏盱眙人,1990年3月入伍至无锡炮兵某部,1994年11月退伍后在梅村成家,现任梅村街道泰伯一社区党委副书记;2015年9月,儿子王昱昊承传父亲保家卫国的基因,应征在杭州某部服役,2017年9月退伍,现在梅村街道梅荆一社区居委会工作;父子俩在部队期间,多次获得嘉奖。1月22日晚上,王友金与儿子回盱眙老家,准备利用假期好好伺候已到癌症晚期的老父亲,然而,正当他们想在老人弥留之际多陪陪以尽孝心的时候,王友金接到了社区党委书记防范疫情的“召回”通知。看着生命快走到尽头的老人,这两位“军中硬汉”都悄悄的流下了热泪。他们在电话里得知到疫情传播的严峻形势,意识到此次疫情的严重性;防控工作迫在眉睫,必须为社区上千名居民的生命安全抗起责任。父子俩经过商量,在“小爱”与“大爱”之间,他们毅然选择了“大爱”,尽快赶回社区参加疫情防控工作。

在床前,看着大小便已经失禁、生命已经“倒计时”的老人,父子俩几度流泪。王友金哽咽地对父亲说:“爸爸,现在武汉的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比较严重,我和昱昊工作的社区里都有许多来来往往的湖北人,我们接到通知,要马上回去加班,做好防控工作,不能再陪您了;您要挺住,好好吃药,到没有疫情后,我与昱昊都请假回来陪你好吗”?

老人是一位教书育人几十年的老教师,他尽管很想唯一的儿子、孙子在家里多陪陪自己,但他更知道他们肩上所负的责任。他呻吟着安慰他们说“我没事的,你们不要因为我耽误社区里的工作;你们都当过兵,应该服从命令;你们都回去吧,好好负责,好好工作,要对得起老百姓。”

王昱昊握住爷爷干枯的手说:“爷爷,我记住你的话了,一定做好工作”。

“爸,儿子再给你搽一下身体、换次尿不湿吧”,王友金眼泪汪汪地说:“昱昊,去打盆热水过来,水不要烫,我们给爷爷洗洗身子就回去了”。

王友金父子给老人家搽好身子后,留下10000元钱,将照顾老人的事交给妹妹和叔叔,然后带着老人家的叮嘱,风雨兼程,回到各自的工作岗位,一头扎进疫情防控工作之中。他俩以忘我的精神,加班加点,在各自的社区里与其他工作人员一起排查人员信息、积极宣传疫情防控知识、排查核实辖区人员居住信息、办理出入证、小区进出口站岗盘查、做好外来人员的解释工作……

图片1.png

图为王友金在泰伯一社区门岗给外来人员检测体温

2月3日早上6点10分,已经起床在洗漱的王友金接到妹妹打来的电话:“哥,爸爸去世了,你们赶快过来吧”。王友金的哭声惊醒了晚上12点才下班的王昱昊,他穿上衣服出来问父亲怎么回事,“昱昊,刚才姑姑来电话说,爷爷走了”,王友金说:“她让我们赶快过去料理爷爷的丧事,你赶快准备准备吧,我们请假过去送送爷爷”。听说最疼爱自己的爷爷离世的消息,王昱昊眼泪突框而出。

按传统的风俗习惯,老人家去世,嫡子嫡孙都应去送葬的,这是天经地义的“孝义”。然而,在“忠孝难两全”的时候,胸怀大局的人自有选择,他们懂得什么是“忠”、什么是“孝”;他们更懂得“大家”与“小家”孰轻?孰重?

王昱昊抽过一张纸巾,檫了檫眼泪,对父亲说:“爸,你是爷爷的独子,你要给爷爷穿衣服、端牌位的,丧事都需要你到场后才可以处理的,你与妈妈过去吧;现在疫情防控那么紧张,我社区里人手本来就少,我走了他们更忙了,我留下来工作吧”。王昱昊继续哽因着说:“爸,你替我给爷爷多磕三个头、上三支香吧,到爷爷出殡的时刻告诉我一下”。

儿子的选择得到了深明大义的父亲的支持。王友金赶到社区,安排好三天的疫情防控值班和交待相关事项后,向领导请了假才去奔丧。王昱昊把失去爷爷的痛苦深藏在心里,对谁也没有提起,默默地全心投身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阻击战中。

这位96年出生的帅气小伙化悲痛为力量,每天工作10多个小时。全社区173栋楼,1982户居民,地毯式的上门排查人员信息的时候,他每次都选择五楼六楼的居民,他说:“我年轻,身体好,多爬楼梯就当锻炼了”。“您从外地返锡,需要在家隔离观察14天;你加我微信,有任何需要可以随时找我,我一定第一时间帮你解决”。这是王昱昊对每一位需要居家隔离医学观察者的承诺。他还与其他工作人员一起,每天上门给居家隔离医学观察者收集处理生活垃圾、送生活用品。小区实行封闭式管理,他每天起早贪黑地在小区出入口与保安一起,对进入小区人员进行体温检查,时刻提醒居民戴口罩少出门。

图片2.png

图为王昱昊(左)给居家隔离医学观察者送达《居家隔离告知书》

2月5日上午8点,已经上班的王昱昊接到父亲的电话:“昱昊,爷爷在8点09分起棺发丧”。他接完电话,悄悄地来到一个无人之地,朝着盱眙方向,双膝跪地,双手合十,眼泪哗哗地流了出来:“爷爷,爷爷,您一路走好,一路走好啊!孙子因有大事要做,不能来送您最后一程了,请您谅解我吧;到疫情平静后,我一定到坟上祭奠您”。

正当王昱昊跪拜爷爷的时候,手机响了:“喂,是社区里的小王吗?我家里没有洗衣液了,还有盐和料酒也快没了,你在给我送菜的时候,麻烦你给我带来”。原来一个居家隔离医学观察者需要生活用品。

“好的,我马上给你去买”。王昱昊搽干眼泪,又忙去了。。。。。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千炮捕鱼 新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千炮捕鱼